Menu

我们这个公司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有四个合伙人。

有一天这四个合伙人同时找到我。

为了劝说我加入,竟然说了只有他们创业者才懂的语言。

他说:建国,站在风口一头猪都能飞起来。

他们说,就差一头

作为当晚GGVoice演讲最后的出场嘉宾,王建国成功逗笑了已经有些疲乏的观众。

这也是他近三个月来最满意的一次表演。

没有爆笑,但是也有反馈,我就喜欢大家有点丧气、有点疲惫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没走的那种感觉,不喜欢被期待,在后台的休息室,王建国双手托着腮跟我说。

大学毕业后的一年半,王建国都在写小说、写段子,也混迹过一些广告营销群,但不怎么喜欢。

在跟人交流和创作之间,他觉得内向的自己跟人交流太费劲了。

后来,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的主创团队找到他,脱口秀编剧这份工作他一做就是5年多。

再后来,领导的一句话又让他从幕后转到台前。

今年,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则让更多人了解到这个能说点儿脱口秀的东北胖子。

虽然从来没有主动选择什么,莫名其妙入了脱口秀这行,但要说真正对什么谈的上有点热爱,那王建国觉得还是创作。

我们从事这个行业就是出于对喜剧的热爱,我个人对喜剧热爱到什么程度呢?

好比现在有一个年薪1000万的工作摆在我的面前,我会义无反顾的从事它。

但是如果有好多各式各样的,年薪都跟我现在从事喜剧差不多的工作摆在我面前,我想都不想从事喜剧,我觉得这就是我对喜剧的热爱。

王建国又抛了一个认真的段子。

在台上,他说喜剧的内核不是悲剧,是创意。

在微博上,他发的内容大多带点丧气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,干啥都痛苦,所以干活就没显得格外痛苦。

我仍然搞不懂,一个看上去有点丧的人要怎么创造快乐。

王建国:我的演出经验其实很少。

我现在的本职工作也是写手,演员的事情就是没有也不争取,有了也不拒绝,毕竟比写手来钱,真正对什么谈的上有点热爱的就是创作。

创作是很有魔力的东西,我们这帮人都很爱创作,有时候可能也会写累了,我已经好几年都不想创作了,但我唯一有爱的东西就是创作。

王建国:今天这个演出就是上台前背稿,下午练一练。

不喜欢付出努力的时候就不练了,演成啥样啥样。

今天演的这个气场好,但是像脱口秀表演,因为观众会比脱口秀演出更沉、更愿意倾听。

我就喜欢大家有点丧气、有点疲惫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没走的那种感觉,不喜欢被期待。

在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的舞台上,气氛比较两极分化,要么冷演完观众直直地看着你。

王建国:很奇怪,我就是知道。

但是这个东西在最近两个月失准了,今天感觉又回来了。

现在活儿太多有点懵了,但是在以前说什么你会笑我知道。

但是知道什么你会笑我写不出来,这就是瓶颈。

有的时候明知道你不会笑还硬着头皮上台,这个比较痛苦。

王建国:好多年了,刚入行没多久就进入瓶颈期一直到现在,靠着一种回光返照的精神硬扛了过来,挺不容易的。

一个创作者的审美水平永远要比他的创作水平要高,你一生都无法写出真正满意的东西。

王建国:我被吐槽完全没有禁区。

但是我最烦笑话不好笑,就是明明在损你,但是他还当成笑话。

够好笑再怎么损我都行,李诞这方面就厉害,能损的你真的很生气,但又真的很好笑。

界面创业:在《脱口秀大会》上,大家都调侃说,《吐槽大会》之后,李诞和池子都红了,这个也不介意?

王建国:第一场我就说了。

我自己说的,这个效果铺了好几番,就是为了以后可以拿这个说事,这个多有意思,如果不说就没劲嘛,好像藏着掖着的。

我主动提出要说这事儿,说了舒服。

我们为了搞笑什么都做的出来。

王建国:我把握不了,这个就是我的瓶颈。

没有人跟我一样有这么大的接受力,台上有脸红的、不开心的,我完全把握不了,我得让别人来帮我把握。

这就是我们公司开会的目的,大家互相把握一下。

最好笑的就是揭别人伤痛,但是其实我不想说,因为我不想得罪人,我不是真想攻击谁。

王建国:对,我特喜欢他的表演。

我很早就看过他的节目,吉林卫视孙小宝和刘刚主持的《忽悠姐妹花》,上大学那会我也在视频上看到小沈阳在东方斯科拉的表演,特别喜欢。

那段时期接触到的这些包袱对我是有启蒙作用的,我就突然想到致敬一下。

我的表演风格在模仿他,但是我的表演内容都是原创的,我觉得还挺好的,但是我也不能只靠这个生活,所以只会表演一次,至今也没有再演过跟那个有关的东西。

王建国:我没有表演风格你也看出来了,我的风格就是普普通通说话。

我们编剧出身的最喜欢的就是老老实实说话,最好不要表演,我认识一个我觉得写段子最好的一个编剧就是这样。

我没看过他现场,但我听说他上台拿起麦克风,相当于把这个稿子背诵一遍,全程脸上没有喜怒哀乐。

我最欣赏的就是这种。

我喜欢的国外的脱口秀演员也都是这种风格。

我认真说话,你不笑就不笑了。

王建国:这个好写啊。

如果你要写生活中的共鸣,那我的生活跟大家不一样,我没有认认真真生活过。

我要写我的生活,天天没什么希望,也没什么未来,也不追求什么,天天在家一躺,难受就喝点酒,看漫画。

是会有人懂,但是没有这个感觉的人太多了。

商业化的东西都得讲大家能听懂的,不讲现实生活中的还得大家都听懂那怎么办呢?

就得讲点历史,当然也不能歪曲历史,幽默一下,这很好写。

这其实是个投机取巧的方法,我不喜欢。

王建国:这叫什么成名啊,你走在大街上走了一圈都没人认出来。

但是我觉得挺好的。

《吐槽大会》最火的时候,李诞和池子天天戴口罩,看得出他俩的窘迫来。

我从来不觉得这样好。

我也从来没体会过一堆人围着我,只有在演出的时候,那来的都是喜欢你的人。

王建国:大家都好好活着,不开心别装开心,开心也别硬丧。

人生目标就是爱咋咋地,要安详。

界面创业:因为参加综艺节目,你现在要比很多没在电视上露过脸的脱口秀演员有名,在脱口秀商业化这个问题上,你的态度是怎样的?

王建国:我觉得他们很可惜,但你也知道那是因为大家没有看到他们而已。

如果不想商业化你就纯碎地在地面演,但是如果这样你就觉得我太世俗了、太商业了,我就听听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
亚博顶级线上娱乐平台